全球股票市场的不确定进一步增大,周三美股三大股指收跌,道指跌逾200点,当然还有一些将“天文现象”和金融衍生产品结合的结论:

美国股市即将面临关键的四巫日(Quadruple Witching Day),3月、6月、9月、12月的第三个星期5,股指期货、股指期权、个股期货、个股期权这四项衍生金融商品都会陆续到期。市场恐将出现剧烈震荡。

我们先来看下当前全球主要股票市场表现:

日经指数(Nikki225)当前走势:重心低于美股、港股、高于德指

2月8日---3月1日形成的低点区域21170点附近,是技术上较为关键的水平,且是2017年9月启动的上升波段目前调整的2/3水平区域,因此有一个技术上共振的支撑信号。该水平若打破,日经指数的调整空间恐进一步扩大。

德国30(DAX30)当前走势:重心低于美股、港股、日股

为主要对比股指中最疲软品种,股指走势基本对于2017年9月的上涨波段全部吞没,在击破2月8日的12241水平后,德指是创出新低至11992水平后再做反弹,因此它是主要股票市场中“空头”首要品种。

香港50(恒生50指数)当前走势:和道琼斯工业30指数相似度极高

结构上从2月8日开始起是一个收敛整理的结构,其上涨颈线位于31700点附近,短期支撑则位于21日均线30900至空间上的30400水平区域,对于2月8日地点能否击穿我们不知道,不过若技术上若破2月8日以来的收敛结构,则即使是区间震荡内也会形成短期新趋势的确立。

美国30(道琼斯30指数)

日线上,道指作为美股重要代表之一,引领全球行情,和港股相似的是2月8日地点目前还有距离,不过中期波段的均线(21,55)组合已经拐头下行,并且道指似乎是对2月8日---3月2日的趋势线开始在做下测试工作?!?!

道指近期波动空间再度下移动,关注24100---24200点区域的支撑效应,上行压力25200—25700点区域,短期阻力关注25000点附近。

当然美股市场中,唯独纳斯达克100出现走势较强,鹤立独行

技术上,纳斯达克指数刷出2月以来新高,当前其支撑区域位于何处?关注6850—6970点区域,上行阻力7168点

为何纳斯达克能够独行?

其一,纳斯达克中主打的科技股苹果、奈飞等最近股价表现不错,对指数效应贡献较大

其二,中国管理层释放对于BATJ的利好,对与百度、网易、新浪等中国互联网巨头构成利好,吸引资金关注,推升纳指

详情参阅3月5日“BATJ & 独角兽”    能否托起创业板?

不过技术上的略强,不代表其真正可能走出独立行情,假如以1929年和1987年这两次崩盘为指引,那么眼下市场正处于一个关键的“7天窗口期”,一旦跌破前期低点,可能预示着市场将出现较2月初更为恐怖的暴跌。

为何主要股票市场都进入一个比较清晰的调整浪型中?

1、长期利好基本兑现:

从主要股票市场的上升浪都是启动于金融危机前后,美股从2009年开始,港股从2009—2011年一波,2015年之后至今又是一波,日经指数启动于2013年安倍经济学开始,德指和美国相同;启动的主要原因就是货币的宽松,那么当前来看,货币的层面开始都在转变,这个长期利好的边际效应已经不足或者说是消耗殆尽。

2、估值:

静态估值来看,美国标普500估值水平平均33---35倍PE属于其历史的均值上限,但是从利空角度来解释,则是货币收益的提升,会开始降低投资人对于股票估值的偏好。

3、技术性问题:

我们在2月27日:美股二月恐出吊颈线     历史复盘三月调整概率加大,一文中已经从月线角度分析了历史上月线吊颈线之后的股票市场走势。

这里细心的投资者,自己打开您的CMC Markets系统,将主要股指的周期调至“月线”周期,在细细对比,27日的分析中,是否是吊颈线收线?这是技术上的信号。

那么市场的防御性品种在哪里?

我们在2月6日:主要股票市场进入技术性空头  日元、黄金的风险对冲比较,一文中指出,黄金强于政治事件、地缘问题的对冲,而日元更强于金融市场的对冲。

因此在看日元,投资者就会发现,为何日元这波对比美元指数的行情,是主要货币中偏弱的,因为市场潜在的风险更本就没有释放完。

日元的交投关注于股票市场可能在周五“天文日期”中出现下破时,其2月16日至今的支撑水平105.3—105.6水平区域。

另,在附上两个市场风险指标:美债、VIX,段位较高的投资人可自行参考。